巴萨皇马踏上这片土地 20年前这里的女人不如狗

图片 1西超杯将在沙特进行

图片 2

  北京时间明天凌晨,西班牙超级杯就要揭开帷幕。与过往不同,本赛季的西超杯进行了改制。首先是赛制改了,从2支球队参加变为4支球队先通过半决赛两两角逐,再进行一场决赛;另外,比赛地点也从西班牙国内改到了沙特阿拉伯。皇马、巴萨、马竞、瓦伦西亚为4支参赛队。

2019年10月10日晚,在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的一场比赛中,伊朗男足以14比0狂胜柬埔寨男足。这场一边倒的比赛本身乏善可陈,却引发了国际媒体密集关注。

  在西足协宣布比赛地点为沙特的同时,另一个决策也受到了世人的关注:在沙特进行的3场西超杯,将向女性开放,她们可以走进球场观看比赛,不受任何限制。

这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40年来第一次允许女性独自进入体育场观看足球比赛。

  相比于去年12月在沙特举办的意大利超级杯,这又是向前迈了一步。意大利超级杯同样允许女性入场,但她们只能在女性专属的家庭观赛区就坐。而这次西班牙超级杯,男女可以像其他世俗国家一样无拘束混坐。

“蓝色女孩”

图片 3意大利超级杯中的观赛女性

伊朗政府的“女性看球禁令”在国际上堪称臭名昭著。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起,伊朗地铁、公交这样人员密集的公共场合就实行了性别隔离政策,可容纳10万人的阿扎迪体育场自然不能幸免。1981年开始,伊朗女性现场看足球比赛的权利被正式剥夺。禁令甚至夸张到即使在买别国转播权播出的国际比赛上,如果转播中出现女球迷的镜头,也会被立即用其他镜头替换掉。

  沙特女性的体育场禁令是在2018年1月解除的。在一场国内联赛中,沙特首次允许女性进入球场观看比赛,不过同样只能坐于家庭观赛区,且全国仅限三座体育场对女性开放。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观众席上,有人打出了“支持伊朗女性进入球场”的标语 /
网络

  近几年我们可以越来越多地听到沙特为女性“松绑”的消息:女性被允许驾车、参军、申请护照、入场看球,在餐厅不用再与男性分开就餐,女性就业率也有所增长……

伊朗政府对此解释说,此举是为了保障女性的安全——足球场人数众多,入场门槛低,球票便宜到几乎算是免费,各色人等均可入场观赛。很多未受到良好教育、并受到性压抑的底层男性,可能借着球场的集体无意识发表大量不堪入耳的脏话,而这样的话语被女性听到,就会导致她们被“侮辱”,甚至是“诱惑”。

图片 4图片 5图片 6图片 7沙特逐渐给女性解绑

与此同时,这些情绪激动的男性看到女性,还有可能做出其他的不当行为,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女性不应进入球场。

  对于沙特这个国家,我们似乎并没有太多好的印象,可能也就是有个模糊的认知:石油土豪,极端的宗教信仰,压抑人性,剥夺女性权利,与先一步走向国际化的阿联酋和卡塔尔相比,这里还较为封闭。

四十年来,伊朗女性的“非法看球”故事甚至被拍成了电影,直到今年,一位名叫萨哈·胡达雅里的29岁女生改变了一切。

  我在2019年7月有了一次机会前往沙特,启程之前也心怀不安,不知这个保守的国家对外来人是什么态度(直到去年9月沙特才对外开放旅游签证)。白袍大胡子的形象本身带有神秘未知的色彩,前不久沙特还发生了活体肢解记者的骇人事件,更是让人对那里心生恐惧。但事实上,正是由于严格的束缚,沙特是世界上犯罪率比较低的国家之一。

今年三月,为了能看心爱的德黑兰独立队与艾因队的比赛,萨哈戴着帽子易装成男人进入球场,不料被保安发现扭送警局。在警局被关三晚后,家里付了约5000美金保金,她被保释出狱。

  在沙特短短两天的时间,发现自己对那里的印象有一半是符合实际情况的,比如大多数女性在公共场合确实会用黑袍和黑纱遮住全身和头部;没有娱乐场所,在观赛包厢里,土豪们喝着可乐,一边看球,一边跟着音乐干摇,这或许是他们最奢华的娱乐活动了。

● 萨哈·胡达雅里 / Wikipedia

  而对于外来人,他们最多投来些好奇的目光,倒不会有宗教警察来管束。那次的活动组织方是一家英国的公司,女性员工们来到沙特后都是穿着普通的便服在现场穿梭。


  商场里匆匆一瞥,女性内衣琳琅满目,多是性感情趣款。可见男女之间的保守仅在公共场合,夫妻之间私下里可能挺玩得开……关于内衣,听说沙特之前女性购买内衣都要靠男性代购,且售货员也都是男性,后来女性也可以自己购买内衣,售货员也都换成了女性。

  我本以为那里男女隔阂以至于连正眼瞧一眼女性都要被判罪,但在机场,甚至有位沙特姑娘见我身上没有当地货币,主动和我搭话,给我买了一瓶水……

9月2日,伊斯兰革命法院以“不戴头巾、侮辱政府官员”等多项罪名起诉萨哈,不过当日法官家里有事,没有当庭判决。萨哈从法庭工作人员处得知自己将被判处半年至两年徒刑后,一怒之下买了汽油,在法庭门口点燃了自己。

  沙特近期的种种改变,与他们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有很大关系。被立为王储之后,他对沙特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包括赋予女性权利,让伊斯兰教法更加开放包容,以及“愿景2030”经济计划,旨在让沙特成为多元化现代化的国家。在很多人眼里,他是进步的改革者。但在这期间,他的丑闻也不少,就不详说了。

事件立即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风暴。德黑兰独立队队长古夫里、伊朗国家队队长舒贾伊、中国球迷熟知的老一代伊朗球星阿里戴伊、巴盖里、卡里米等人以及著名导演帕纳西纷纷发推慰问、支持萨哈。由于萨哈被捕时穿着独立队的蓝色球衣,“蓝色女孩”成为推特上热搜关键词。

  还记得2018年世界杯揭幕战俄罗斯vs沙特,与普京、因凡蒂诺坐在一起看球的那个人吗?他就是沙特王储萨勒曼。球队0-1落后的时候,他还能与普京友善地握手开玩笑;0-5时,他铁青着脸,普京只能摊手耸耸肩。

9月9日,年仅29岁的萨哈因重度烧伤在医院去世。

图片 8图片 9世界杯揭幕战的看台上

世俗烈士

  体育是沙特2030经济规划的重要部分。他们计划耗费5000亿美元在国家西北部构建一个名叫Neom的项目,说白了就是像迪拜那样用钱在荒漠上堆出一个高新的国际大都市。同时这里也将会成为一个承办各种赛事的体育胜地。用体育打开与世界交流的通道,这一点也是借鉴了卡塔尔的经验。

萨哈去世后,推特上谴责伊朗政府政策的风暴迅速升级为海啸。德黑兰独立队发推称:“萨哈因被判6个月而自杀。尽管被剥夺合法观赛的权利,她仍然前往体育场支持我们,而我们能做什么来支持她呢?什!么!都!做!不!了!”。

图片 10这片区域是沙特着重开发的未来之地

对于网络舆论压力,起初伊朗政府并没有妥协打算。风波爆发后,萨哈的父亲和妹妹被请到国家电视台,说萨哈有精神病和自杀倾向。面对镜头,萨哈的父亲不停地说自己支持政权。伊朗影星Saba
Kamali则因为在Instagram发布萨哈照片说萨哈比侯赛因还要冤枉,而一度被捕。

  近两年沙特持续和F1、WWE,以及西超杯、意超杯这样的足球赛事合作,同时沙特王室也一直有意收购曼联。在体育领域的活跃给了他们更多抛头露面的机会,他们也想借此改变世人对沙特的看法。比如西超杯允许女性入场观看,沙特女子首次完成驾驶F1梦想,WWE首次在沙特举行女摔比赛等等。体育是他们政治宣传的一种手段。

但舆论正在全世界范围内不断发酵。作为最早开通波斯语官推的欧洲五大联赛球队,罗马队把头像队徽的下半部由红色改成了蓝色,以表达对萨哈的悼念。拥有三千多万粉丝的大V巴塞罗那队转发德黑兰独立队的推文并评论:“足球是属于所有男人和女人的运动,所有人都有权享受比赛”。著名球星姆巴佩、博阿滕等也纷纷表态要求伊朗政府放开女性看球限制。伊朗巴列维时期的王后法拉更是抨击伊斯兰政府“在21世纪还做出令人发指的事。”

图片 11有意收购曼联

● 罗马队把头像队徽底部改成了蓝色 / Twitter

  不过,对于女性的限制依然存在。WWE在沙特举办的大赛上,来自北美的女摔角手还是用黑色的衣服把全身裹了个严严实实,在出场时,还有观众用水瓶扔向了她。

最后,国际足联发声警告伊朗,如果继续禁止女性现场看球,伊朗将被踢出国际足联,并丧失参加国际比赛的权利。

图片 12出场的WWE选手

萨哈的悲剧发生在一个格外敏感的时间点,除了空前激烈的国际舆论,伊朗政府需要考虑的还有更多的深层因素。

  这次西班牙超级杯举行之际,《世界体育报》一位女记者发文回忆了自己在1997年去沙特报道联合会杯的经历。她是首位在阿拉伯国家进入球场的女性。根据她的叙述,那时对外来女性的限制同样很严,有态度暴力的宗教警察要求她穿上黑袍并遮住头部,还有一位王子想要出价80万美元买她:“你是首位进入球场的女人,所以价格会高一点,但你是西方人,已经29岁了,所以你比狗的价格要便宜,而且你已经被用过了。”

就在萨哈遇难当月,伊朗柔道国手、世界冠军选手莫拉伊刚刚逃往德国申请政治避难,并称他的逃亡原因是伊朗政府施压他故意输掉比赛以避开下轮遭遇的以色列选手。事件爆出后,国际柔道协会立即取消了伊朗柔道协会参加国际比赛的资格。

图片 13《世界体育报》女记者Cristina
Cubero

柔道是伊朗奥运夺金项目,但相对而言粉丝数量不大,足球却是引发全民狂热的项目。如果伊朗国家队因为政府政策原因不能参加世界杯预选赛,愤怒的球迷甚至可能成为各路反政府示威的汇集点和导火索。

  提到沙特的女性,人们肯定也会想到另外一个国家——伊朗。2018年世界杯上,伊朗暂时解除了对女性的球场禁令,让我们看到了摘下黑纱的波斯美女。一张照片在全世界走红:为球队加油的伊朗女球迷美丽大方,令人略感遗憾的是,她挂在胸前的证件照还是裹着黑纱的样子。

● 10月10日比赛中的伊朗女性观众 / 视觉中国

图片 14美丽的伊朗女球迷

更重要的是,萨哈的自我牺牲唤起了在伊朗极受推崇的烈士精神。由于伊斯兰共和国建立后就爆发了两伊战争,烈士精神直到现在仍是伊朗官方乃至部分民间文化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在官方描述里,烈士精神只属于那些笃信宗教的人,而致力于追求现实快乐的世俗主义者缺乏坚定的来世信仰,永远不能也无法舍命战胜被信教者用生命捍卫的政权。

  2019年9月,一位伊朗女性自焚的消息震动了世界。29岁的萨哈尔因进入球场看球被拘留,面临6个月的牢狱之灾,为抗议伊朗对女性的球场禁令,这位女子于保释期间,在法院大楼前烧死了自己。

这一次,年轻的萨哈为了看球这个世俗的想法选择了自焚并付出了生命,在震惊世人的同时也唤醒了伊朗民众内心尊崇烈士的情感,引发的精神震荡甚至波及到了保守派内部核心,连被哈梅内伊视为接班人的最高司法委员会主席莱西都对萨哈去世表示了哀悼。

图片 15世界足坛缅怀这位自焚者

之前的几年,国际舆论也经常抨击伊朗政府禁止女性看球的政策,国际足联也会不时表达对伊朗足协的不满,但由于缺乏类似“开除出国际足联”这样的硬手段,伊朗方面一直以“本国条件特殊”为由,置之不理。

  事发后国际足联发布声明呼吁伊朗允许女性入场看球。而在10月的一场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上,伊朗女球迷40年来第一次能够进入境内的体育场观看比赛。

但这一次因为萨哈的牺牲,各种因素集中到了一起,鲁哈尼政府很快接受国际足联要求,表示将尽快允许女性观众入场看球。

图片 16电影《越位》

有限的自由

  伊朗在2006年拍摄了一部电影名叫《越位》,讲的就是女性球迷为进入球场乔装打扮,试图躲过看守士兵的故事。这样的故事经常会在现实中上演,直到今天,部分阿拉伯国家女性还未完全获得观赛的权利,但相较于世体记者的描述,他们的社会也的确在逐渐向外开放。

虽然萨哈用生命争取来了伊朗女性现场看球的自由,但这自由却十分有限。

  (简浅)

一方面,伊朗境内的保守派势力批评政府屈服外国压力,丧权辱国,德黑兰警察局局长也表态称,他个人不支持女性进场看球。重重阻挠下,可以容纳10万人的体育场只分给女性球迷4个区块3500张票。

● 阿扎迪体育场球票分布图,只有紫色区域分给了女球迷 / 网页截图

● 女球迷观赛区四周被拦上了铁丝网 / 网络

伊朗官方不仅在女性观赛区四周立了铁丝网,把女球迷像动物一样关在一起,而且在球场的停车场也实行性别隔离。即使比赛开始后,由于比赛缺乏悬念,体育场有大批空座,但门外的大量无票女性依然不被允许入场观赛。另外,女摄影师也被禁止入内,因为女摄影师可以近距离观察拍摄女球迷狂欢庆祝的场面。


赛后次日的保守派报纸Keyhan头版头图:去现场看球的女球迷——“自由的牺牲品”,而去伊拉克朝觐什叶派伊玛目陵墓的女朝觐者——“心灵自由之路”
/ 网络

另一方面,所谓的温和改革派政府仍在不停宣扬让女性看球是政府对女性的恩典,而与萨哈之死引发的国际压力无关。面对3000名女球迷,政府派了300名身着黑罩袍的女警和大量便衣维护秩序。一旦有女人喊纪念萨哈的口号或举纪念萨哈的牌子,就会立即遭到警告甚至驱逐。

比赛前,鲁哈尼政府发言人拉比伊甚至警告女球迷,“好好听话,举止得体才有下一次”。

或许对伊朗女球迷唯一有利的消息是,国际足联主席已经宣布,伊朗女性进入体育场观赛的政策已经不可逆转。萨哈牺牲生命争取到的自由,至少是可持续的。

作者注:想要进一步了解伊朗女生女扮男装看球的事,可观看伊朗电影《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蒲京912226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